首页 >烘焙

工科男开发恋爱神器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找不

2019-07-02 12:06:36 | 来源: 烘焙

工科男开发恋爱神器 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找不到女朋友啦

上周,“创客中国”首场导师宣讲会在川大成功举办之后,大学生的创业热情扑面而来。接下来,华西都市报将为占全部项目30%的大学生创业项目推出大学生专场。就在昨天,电子科技大学六个创业团队便已抱团加入。

他们是标准的工科生,来自经济与管理、机械电子工程和电子工程等学院;但他们又不是传统的工科生,因为他们不仅仅是中国西部创星计划总决赛的前六名队伍,更是一群拥有天马行空创意的活力团体。科大的创客们,带来了爱蔬菜、智能锁、天眼和DSP伺服驱动系统等创业项目。

暗恋APP工科男“手把手”教你表白

最后一杯啤酒满上,再一口干掉,唐铭喝完了当晚的第五瓶啤酒,这位曾经的“软妹子”震惊了在场的同伴,以前她最多只能喝一瓶。那是她7个月以来笑得最开心的一晚,创业之后,唐铭作为团队中唯一的女生,经历了从安静的女子变成一人当两人用的女汉子的过程。

“那诺阿和灰熊预计将在下周会面并达成协议天,我们创业团队开了创业以来的第一个庆功宴。”三天APP的创始人,来自数学科学学院的何培新解释,“创业之后的几个月,团队一直在摸索中前进,后来我们就花了两个月时间做了个调查。当我们和500名来自不同学校、不同行业的用户进行了一对一的沟通之后,最终整理出结论—SHE音乐会宾劲宝初登场地表最萌嘉宾成全场焦点—我们前进的方向没有错,那一刻,团队所有人的眼睛都兴奋得放光!”

通过这款匿名社交平台,用户可以选定想要表白的对象,进行匿名聊天,软件会自动根据聊天内容,向想要表白的用户提供相关提示,帮助用户用一种隐晦又有效的方式向另一方表白。“通俗点儿说,就是手把手教你表白。”说完这句话之后,何培新紧接着补充道:“当然不是团队几个工科男来教大家,我们请了国外两性关系方面的心理学大师,加上北师大和北大心理学专业的朋友来做我们的智囊团。当项目成熟以后,积累的大数据也将是我们的得力助手。”

当被问到怎么想到要开发这样一款软件的时候,何培新有些害羞地回忆起一段往事:“我曾经喜欢过一个女生,那时候,我们关系很不错,偶尔会一起逛街啊,看电影什么的。我一度非常想跟她表白,但又怕被拒绝之后连朋友都做不了,就一直没有说。后来她出国,联系渐渐就变少了,最终我那份情感也就不了了之,成了埋藏在心里的一个秘密,也是一个遗憾。”何培新介绍,开发这款App,就是为了在鼓励用户表白的同时,降低表白带来的“风险”。

学习APP监督人模式让智能机“失灵”

前年10月,是王希全力准备考研的第二个月。这个月一开始,他就买了一部100多块钱的功能机,替换了手上的智能。从那以后,他复习的时候就算想玩游戏,想看微博、也没有条件,只好埋头看书。

去年10月,已经在电子科大电子工程学院读研的王希获得了24万融资,成立了自己的公司。现在,他和另外17位同伴一起呵护着他们的拾光APP,并且在电子科大已经拥有12163周琦首秀打怪升级还不到头难道是德帅不喜欢周琦了超过4000个用户。“想想当年考研,前两个月就是因为拿着智能,复习过程中不由自主地就想拿出来刷刷微博,看看什么的,特别耽误时间。后来换了功能机就好多了,最终顺利考过。”拾光APP的创始人王希回忆,“看到图书馆那么多人在复习的时候都在玩,又有很多人在玩了之后非常悔恨地发一条‘看书的时候再玩就剁手’的信息,我就想,既然大家都想找个控制自己的办法,为什么不开发一款软件来帮助大家呢?”

据介RedVelvet与粉丝分享练习生生活状况每天只是往返于练习室绍,拾光APP有监督人模式,开启这个模式,在设定时间内,智能就会变成只能打和发短信的功能机,要想使用其他功能,必须取得“监督人”同意。这个模式的监督人,可以是室友、情侣,也可以是父母。“对学生来说,谈恋爱尤其耽误学习时间,所以这款软件推出之后,对于情侣之间在学习上的相互监督,就显得非常有意义。”王希说。下一步,王希将在成都的其他高校推广自己的产品,并且希望在8月份的时候,将用户数量提升到20万。

华西都市报见习艾晓禹

猜你喜欢